2020年将是中企美元债到期的高峰期

据国内政策顾问和市场参与者向MNI 表示,明年是中企美元债到期的高峰期,对于那些债务违约可能会影响系统稳定性的大型企业,政府可能会出手救助,但一些在竞争性行业国企得到政府支持的可能性较低。

2019年已出现几家国企外债违约。据穆迪的统计,目前为止中企美元债违约规模超过了60亿美元。未来一年中国政府可能要为经济增长保6%而努力,同时也是美元债到期的高峰。穆迪称,非金融机构有780亿美元债到期,而金融机构有约600亿美元债到期。其中收益率超过15%的大概有84亿美元。

中国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彭兴韵表示,如果是对金融系统影响比较大的国有企业面临违约,政府可能会有些措施。

他指出,由于经济形势不好,政府为支持经济增长鼓励借贷活动增加,国内债券市场违约率也有所增加。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垄断性国企的影响比较大,国企本来就是高负债率的公司。

彭兴韵表示,“外债偿付压力仍然很大”,“外债国企违约后,后续的处理机制很重要,因为国企违约会影响国际信用。”

-债券到期高峰

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常殊昱指出,2017年是中国企业美元债发行的高峰,有相当大一部分在2017年发行的债券中将于明年到期。虽然总体违约风险不一定会增加,但一些企业可能会出现因为海外利润不足而难以筹集足够美元资金,或者在国内经营困难的情况下难以获得融资。

中国铝生产商青海省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今年两次未能按期支付3亿美元债券的利息。中国海南航空控股的海口美兰国际机场未能偿付2亿美元债务。此外天津物产集团因无力偿付约12.5亿美元的债务而公布了债务重组计划。

方正集团发行的一只美元债收益率自10月份以来上涨了1068个基点。背靠北京大学的方正集团本月初未能按期偿付一笔规模20亿元的短期融资,并承认现金流“非常紧张”。目前该集团在寻求战略投资伙伴。

穆迪大中华区信用研究分析高级分析师萧一芝向MNI表示,目前海外市场中,二级市场收益率超过15%的有200多亿美元,超过20%的也有160亿美元以上。
她表示,“这批公司违约或再融资压力是非常高的。”

一些政府顾问奉行自由市场规则,称违约程序有助于中企外债市场发展成熟。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前院长贾康称,投资者不应该再认为国有企业出现债务危机时会自动有政府兜底。

-市场规则

中国企业海外融资规模相比银行贷款依然偏低,长期来看还会发展。但他指出,处理违约企业要按市场规则进行。

穆迪的萧一芝指出,今年80%左右的非投资级别的中企美元债都是房地产企业的再融资。中国企业2019年全年海外债券发行总额达到了2000亿美元,其中有1100亿以上都是再融资。

萧一芝指出,由于存在再融资需求,中国企业未来几年债券发行规模将在2000亿美元左右。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自2018年以来的美元债务发行量也出现了大幅增长,2018年起中国监管机构限制了这些平台的国内融资。

常殊昱表示,“中国企业已经吸取了那次教训,进行了很多对冲机制,比如汇率远期产品”。由于目前投资者对明年人民币没有较大的贬值预期,所以明年汇率不一定对债务偿付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。